中国经济危险吗?- Dangers Facing China’s Economy

(Interview by Haishan WU) Originally in The Economic Observer of China, 25 August 2014

亚太经合组织(APEC)第三次高官会8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,如何促进APEC成员之间的经贸往来,以及进一步推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是此次高官会的重点议题之一。

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柯成兴(Danny Quah)是提出全球经济增长重心东移的经济学家,他长期致力于全球经济尤其是亚太经济的研究。2006年至2009年,他首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系主任。就亚太地区经济如今面临的境况,经济观察报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经济观察报:APEC峰会今年秋季将在北京举行,你对这次峰会有何期许?

柯成兴:APEC峰会在中国举办很让人兴奋,APEC是这样大的一个组织,组织内既包括发达经济体,比如说美国,也包括发展中国家,比如一些亚洲国家。APEC追求的目标是在成员之间促进贸易和投资。如果想要提高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,相互交流是重要的,中国是全球贸易大国,而今没有贸易组织可以不包括中国。

APEC充满希望但也很复杂,APEC占据全球的GDP比重比人口比重更高,而所有的APEC成员都有关税,非常复杂。我想,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组织里,获得意义重大的协议并不容易。一个好消息是中国和日本已经单独会面,中国和日本是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,两国之间的关系对双方、甚至全球来说都很重要。

经济观察报:你是最早提出东方将取代西方成为全球经济增长重心的学者之一,但从2013年开始,欧美经济发展势头不容小觑,你现在是否仍然坚持之前的观点?

柯成兴:是的,我依然相信全球经济增长的重心在新兴市场国家,比如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。

有一种观点认为,金融危机发生后,发展中国家会比发达国家遭受更多经济上的损害,因为很大程度上东方国家的经济增长依赖商品对西方国家的出口,但事实上,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。也有人说,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因为实施了大规模的投资政策,但你要看到,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做同样的事,当所有国家采取这样的措施来挽救经济的时候,中国和一些东方国家成功了,西方国家却没有成功。

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仅是因为进行了大量的投资,这样说不公平。从上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,中国出口很多商品到西方国家,中国也想继续出口到西方国家,但如果看中国对西方国家的出口总量就会发现,金融危机后,中国对西方国家的出口总量下滑了15%。曾经中国85%的出口都是到西方国家的,到2013年,这一数字下滑至70%。在同期,亚洲对西方国家的出口从80%下滑至60%。

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依然出口很多商品到发达国家,不过,目的地较之前更加广泛。东方国家经济增长更快,不再依赖西方,而是依赖贸易。

经济观察报:尽管如你所说,亚洲国家的贸易越来越少地依赖西方国家,但不得不承认,投资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发达国家。

柯成兴:很多区域内的组织正在致力于推进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,东盟就是其中之一,还有中日韩自贸区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、亚洲开发银行等等,还存在很多可能性。

在投资方面,是的,每年发达国家在亚太地区的投资可能会以千亿美元计。在亚洲,有10亿人口的收入低于每天2美元,人们得工作,需要工厂,需要资金来投资。这些投资可以用在不同国家、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上。

有人说,中国已经“过度投资”了,或许是对的,但所有的人都知道亚洲需要更多投资。中国的基础设施还是可以提高的,比如北京的地铁系统非常完美,但仍然不够,比如从四川到上海的交通成本就很高,所以还是要继续投资基础设施建设。中国有一流的高铁,但我们仍需要更多能让普通人支付得起的基础设施。

经济观察报:有人说,中国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一个危险点,你认同吗?

柯成兴:乐观或者悲观是相对的,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当然一定会有一些危险的方面,人们讨论“中国经济是危险的”已经30年了,但在过去30年,中国的表现一直证明这些人多虑了。我对中国经济相对乐观,因为中国总是能够克服困难。

有人说,很少有国家能够逃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曾经包括马来西亚、阿根廷等13个国家都没有能够做到,但这并不能证明中国也做不到。看看几个成功的国家和地区,韩国、中国香港地区、中国台湾地区,都是以不平衡的方式发展的,都是出口带动经济。这些证据证明其实没有那么糟糕。

中国市场相对更大,可以利用更多资源。美国会告诉你,其成功的部分原因是美国市场很大。当然有人会担心“未富先老”,很多国家发展很快是因为年轻人多,美国就是,不仅有年轻人,还有移民,但这并不是全部

原因,非洲也有很多年轻人但非洲国家远未成功。世界需要中国成功。

Leave a Reply